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周浩 > 人民币中间价调整意在冲击SDR

人民币中间价调整意在冲击SDR

 

人民币兑美元的中间价今晨大幅贬值近2%,让市场开始感受到中国正再度加快金融市场开放以及资本帐户开放。事实上,自今年4月份以来,人民币对美元的中间价一直稳定在6.12一线,而今晨大幅贬值至6.2298,与目前的市场交易价格接近,也显得有些出人意料。笔者认为,上周末公布的贸易数据并非人民币中间价突然大幅贬值的根本原因,加入SDR的压力才导致了中国央行的举动。

在中国央行的答记者问中,新闻发言人提及调整中间价是因为“但近一段时间,人民币汇率中间价偏离市场汇率幅度较大,持续时间较长,影响了中间价的市场基准地位和权威性。”同时,“未来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会继续朝着市场化方向迈进,更大程度地发挥市场供求在汇率形成机制中的决定性作用,促进国际收支平衡。加快外汇市场发展,丰富外汇产品。推动外汇市场对外开放,延长外汇交易时间,引入合格境外主体,促进形成境内外一致的人民币汇率。”

事实上,这些都暗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此前对于人民币进入特别提款权(SDR)篮子的评价。

IMF指出,人民币国际化在过去几年有着长足的发展,从2010-14年,中国的出口总量已经占到全球的11.0%,高于2005-09年大约3个百分点,并稳居欧盟和美国之后位于全球第三位。从这个角度来看,人民币进入SDR货币篮子可以说是“实至名归”。

但事实上,成为SDR篮子货币的一个更重要条件,是需要达到“可自由使用”,相关的评估标准则有很多,从一些指标来看,人民币在过去几年的上升幅度很大。比如说人民币占全球外汇储备的比例已经从2013年的0.7%上升至2014年的1.1%,拥有人民币作为外汇储备的国家也从2013年的27个上升至2014年的38个。从全球范围来看,人民币占外汇储备的比例处于全球第七位,在SDR的四种货币之外,澳元和加拿大元占全球外汇储备的比例高于人民币1个百分点,事实上,除了美元(超过60%)和欧元(超过20%)之外,其他货币的占比例都低于5.0%,因此人民币在外储上的排名有明显的上升空间。此外,在国际贸易中,根据SWIFT的数据,人民币占全球贸易结算的比例也从2012-13年的大约0.2%上升至2014-15年的1.0%。在贸易融资中,人民币的占比则从2012-13年的1.9%,快速上升至2014-15年的3.9%。从外汇即期交易来看,人民币的排名在2013年大约为第十一名,交易规模占比为0.8%,远高于2010年的0.3%。从所有的外汇交易品种来看,2013年人民币的交易规模占比达到1.1%,排名全球第九,也明显高于2010年的0.4%和第十七名。

从这些指标来看,人民币成为SDR篮子货币似乎并非难事,尤其考虑到SDR篮子货币每5年评估一次,IMF在考虑相关议题时,也需要考虑给出一定的“提前量”。

然而,阻碍人民币进入SDR篮子货币仍然存在一些“操作性问题”。IMF指出,这些技术性问题包括:首先,SDR的汇率根据同一时点并且来自于同样来源的市场汇率决定,目前这一时点是伦敦工作时间。这一时段境内市场已经停止交易,但离岸人民币(CNH)在伦敦和纽约时段仍有市场交易,但中国是否愿意将这一“非官方”汇率作为SDR的定价汇率,存在很大的疑问。

第二,SDR汇率定价需要一个“有代表性”的汇率,目前官方的“代表性汇率”则是每天早上915分由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公布的人民币中间价,但IMF明确指出,这一汇率却并非根据市场实际的汇率计算得出,这意味着在实际计算汇率时需要使用一些技术性手段来避免“失真”。当然,最简便的方法仍然是人民币的中间价完全由市场决定。

第三,SDR的利息计算需要一个基准市场利率,这一利率一般是3月期市场利率,IMF提出可能的选项是3月期国债利率,但目前该期限的国债交易却非常不活跃,为了满足相关的要求,中国财政部和中国央行已经就相关问题进行改进,比如中国央行大幅度放低了海外投资者进入中国债券市场的门槛。但毋庸讳言,这个看似简单的技术性问题的存在,是因为中国利率市场化尚未完成,因此市场认可的利率曲线仍然不存在。

第四,SDR篮子货币必须有足够的工具来进行风险对冲,而目前来看,海外市场更加具有“深度”——对冲工具远多于境内市场,长期限工具更多,流动性也更好。

这些问题的存在,又回到了另一个问题,即目前存在着离岸和境内两个人民币市场,这两个市场的汇率、利率、流动性、交易品种和投资者都不相同,在资本账户不能完全开放的状况下,境内外市场差异的存在,也将成为人民币进入SDR货币篮子的障碍。从这个角度来看,未来一段时间,IMF和中国官方都会对这些问题进行探讨,但人民币进入SDR货币篮子的进程将仍然取决于中国资本账户开放的步伐和决心。

 

本文首先刊载于8月11日FT中文网



推荐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