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周浩 > 后SDR时期:人民币汇率重回“基本面”

后SDR时期:人民币汇率重回“基本面”

万众期待中,人民币华丽地进入SDR篮子,并成为SDR篮子的中的第五种货币,权重为10.92% 本次调整后,美元的权重小幅下调了不到0.2个百分点,日元则下调了1个百分点,英镑则下调了3个百分点,欧元则成为了最大的受害者,其权重被大幅下调了将近7个百分点。

事实上,外界对于SDR的了解程度并不高,SDR不是一个货币,也不代表对IMF的债权。它是一种国际储备资产,可以在IMF的成员之间可自由进行转让。目前IMF分配的SDR仅为2000亿左右(20151130日,1单位的SDR相当于1.37美元)。从这个角度来说,世界上仅有等值2740亿美元的SDRIMF的成员国之间进行流转。而现实中,SDR的使用频率非常低,在过去的几十年中,在屈指可数的几次转让中,一些欠发达国家从另一些储备较丰富的国家获取了SDR

从这个角度来说,SDR具有的象征意义更强,人民币通过加入SDR,攀升至全球第三大货币的位置,而IMF也通过人民币入篮的眼球效应,达到了宣传SDR的目的。长期来看,人民币入篮的更大意义在于中国向世界承诺了逐步的资本账户开放进程,而这是全球投资者加入中国盛宴的下一个窗口。随着中国资本账户的开放,会有更多的国际投资者进入人民币市场,而中国的资金也会出现外流,这也意味着中国将面临更加频繁的资本流动,也意味着人民币汇率将面临波动性。

从年初以来,中国官方就在为进入SDR篮子进行了不懈的努力,在IMF的评估报告发布后,中国央行迅速改变了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的定价方式,并向海外央行以及类央行机构开放境内外汇市场。同时,财政部定期发行三个月期的国债,以完善利率定价体系。在这一过程中,颇受诟病的是央行通过对境内外外汇市场的干预,试图平抑市场的过度波动,在这一过程中,国际投资者者与央行之间也产生了一些沟通不畅的问题,由于中国官方试图有管理地稳步推进资本账户开放,未来这样的“碰撞”仍然难以避免。

人民币入篮对于全球资金配置的影响将是长期性的,短期来看,由于加入SDR的政治因素消失,外汇市场的走势可能要更加关注“基本面”。

“基本面”的最重要因素仍然是中国经济的持续放缓,今晨公布的官方制造业PMI创下三年低点,表明制造业的去产能化仍在痛苦进行,尽管房价出现企稳迹象,但投资增速仍然在低位运行,这表明传统制造业依靠需求上升而摆脱困境的可能性不大,而近期提出的“供给侧”改革似乎也表明官方开始将政策重心转向“去产能”,这一过程仍会继续压制经济增长。而从海外市场来看,美联储即将开启的加息进程,美元的继续走强仍将是大概率事件。

从中国企业的资产负债表来看,目前仍然有超过1万亿美元的外币债务(主要是美元)敞口,由于中美利差收窄,加之外汇市场的不确定性上升,中国企业要么选择将美元债务转为人民币债务,要么选择通过外汇衍生品来进行对冲。在任何一种方式下,中资企业都需要在即期或者远期市场上买入美元。即使对于出口企业来说,其可能也存在着买入美元的需求,这主要是因为在人民币升值的预期下,此前出口型企业在远期市场卖出美元,以期尽早锁定汇价,而在经济减速的大背景下,企业实际收到的美元少于预期,这意味着当年卖出的美元远期合约,到期后无法支付足额的美元来进行履约,因此企业需要买入美元进行平仓。而另外一方面,由于市场看空人民币,因此采购商也倾向于使用人民币进行支付,这也减少了出口企业实际获取的美元金额。

因此,从基本面状况来看,人民币仍然存在走贬的可能性,在这一过程中,市场也关心央行是否会持续干预汇市?毋庸置疑,答案是肯定的,但市场容易忽视的一点是,央行只会在金融稳定受到威胁时才会大举干预,从这个角度来说,央行可以接受人民币以一种温和可控的方式出现一定幅度的贬值,而这也符合经济和市场基本面的状况。事实上,在近期的走势中,我们也可以发现,央行尽管在有意管理一些“关键点位”,但事实上并不像此前那样大规模干预。从这个角度来说,只要金融系统不受到威胁,央行并不担心人民币贬值。



推荐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