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周浩 > 链家 粉丝 《叶问3》

链家 粉丝 《叶问3》

自从大半年前搬到新加坡生活后,因为工作需要,我经常去上海出差。有时候为了处理一些私人的事情,我会选择住在上海的家里。在经历了新加坡生活的“按部就班”和“单调无趣”后,上海的生活让我觉得既熟悉也陌生。

因为家里不开伙,所以我的早饭是通过一个手机app来下单,微信支付后,很快一个小哥就会把早饭送来。我一般吃煎饼,有意思的是,通过手机下单不仅方便,而且价格也跟自己去买是一样的,我的天呐,小哥送煎饼上门是免费的。

不仅如此,我一个做新三板的朋友告诉我,在互联网+的时代,未来我们要实际支付的费用会越来越少,比如说将来家里也不用装宽带了,有创业公司正在考虑在小区里面装上一个集中释放无线信号的站点,未来只要支付很少的费用甚至免费,就可以“共享”宽带,其中不仅有免费的电视,还有很多最新的大片。

天下当然没有免费的午餐,我问他:谁来出钱呢?他说:投资人啊,然后到新三板上市,让更多的投资者来分享企业的成长。

尽管这听上去有些天方夜谭,但事实上在很多人心中,这结合了消费、新经济、资本市场的各种概念,简直是完美的结合。

当然,这似乎只是整个故事的一个细节而已,如果在小区周围走一走,你会发现很多更加有意思的现象。

走出小区的门口,有人拿着广告,推销着“游泳健身、办卡有优惠”。去理发,单次要付88,但办卡可以最多打3折。所有的按摩店、洗脚店,办卡都可以打很大的折扣。我家旁边有家康骏养生会所,前些年因为资金周转不灵,突然一夜之间倒闭,办卡的大量会员投诉无门,最后只能自认倒霉。当时有新闻报道说,康骏把会员的钱拿去搞贸易融资,最终资金链断裂。

每个小区的门口都有数个链家房产中介,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所有的房产中介都换了门头,几乎都变成了链家,由于链家代言人小岳岳暴红,经过链家的时候,有时我也不自觉地哼起了“五环之歌”,心里面默念“上链家,有真房源”。

因为不需要买房卖房,我没走进过这些崭新的门店,但很清楚的是,白板上的房价在过去的半年中基本上上涨了30%有余,而且眼看着挂牌量越来越少,似乎房价仍然有续涨之势。

在每个链家的旁边,几乎都有一家挂着“**财富”的金融公司,门口也有人兜售着各种各样的理财产品,随便拿张单子看看,再比较一下旁边的银行的黑板上写出的理财产品的收益率,基本上这些金融公司都可以至少给出7%的年化收益率,银行理财产品收益率则按照银行梯队来排列,四大行基本上在4%左右,股份制商业银行大致在5%。

而在金融公司的旁边,则是一些门面新潮的食品店,其中的主流是水果店、牛肉店和水产店,陈列整齐、包装精美是这些店的统一特色,价格比一般的菜场买会贵一些,但强调的是天然、有机和健康。在这些店里,服务员都会殷勤地让你扫码、加入会员——亲,扫描即有现金抵扣哦。

民以食为天,商场里的陈设也印证着这句老话,跟以往不一样的是,商场中卖衣服的少了,多的是各种连锁餐厅,其中最受欢迎的是火锅、川菜、日本菜、韩国菜和西北菜。咖啡店也是标配,在一个商场里基本可以看到所有的国际咖啡店品牌。既然是连锁,也就意味着想要开出一家分店,都要支付相当的加盟费用。

我的另一位朋友是一位投资人,每次都会约我在这些连锁餐厅吃饭,顺便做一下“实地调研”。调研事实上是全方位的,比如在一家火锅店里,他总要点上一份粉丝,因为粉丝是一家公司专门供应的,而这家公司也在积极筹备资产注入。

当我在上海生活时,对这样的商店陈设已经习惯,但在国外生活一段时间再回到上海,似乎有另外的感受。我们都知道,天下不会掉馅饼,在大量优质服务背后,似乎都有一个资本的影子。

这两天,很多人在八卦《叶问3》的票房问题,根据媒体的报道,似乎背后有一家金融投资公司,将国内的所有票房收益打包买走,然后以此收益权为基础打包成理财产品,分拆卖给投资者。对于购买了收益权的投资者来说,《叶问3》的票房越高,那么其收益也可以越高。换个角度来看,这有些类似金融市场中的期权产品,而在金融市场中,如果想要降低风险,可以考虑将这个期权卖出平仓。以此类推,相对稳妥的做法是将票房收益权卖出。比如说,近期创下票房神话的《美人鱼》,其发行方就与制片方签下了一纸18亿人民币的对赌协议,如果票房超过18亿元,那么发行方就可以从多出的部分中优先获得额外收入,对于制片方来说,其获得固定的收入,但失去了18亿元以上的票房收入,这类似于一个外汇市场中的“封顶期权”。

当我们在观看电影时,我们可能并不清楚,在荧光幕的背后,一场资本厮杀正在进行,而对于盗版,有些人痛恨之极,但有些人却乐于见到,更有意思的是,有些人可能希望在电影上映第N天的时候希望见到更多的盗版。

《叶问3》票房迷雾真相如何,有待时间给予答案,但资本介入产业,似乎已经是一个趋势,而通过各种资本运作,整个经济似乎也呈现出“衍生品化”。当然,这背后都是需要资金来支持的,市场中所谓的“资产荒”论似乎表明资金仍然很多。

春节后的一个周六,当我打车从家去机场时,我愕然发现,我家楼下也有一家已经关门的“e租宝”。

如果脑洞大开,我们可以设想这样的场景,开一个炸鸡店,然后通过众筹和P2P吸引资金加入,有了钱,开更多的炸鸡店,并在网上开一个微店,提供外卖服务。为了吸引顾客,只要扫描二维码,就可以买炸鸡送啤酒。

炸鸡越卖越多,接下来,成立一个投资公司,持有炸鸡店70%的股权,将众筹和P2P的资金转为10%的股权,并将20%的股权通过“e租宝”等公司向外出售,并承诺将来回购这些股份,“e租宝”等公司可以通过“收益权”互换的形式,将这些股权转变为固定收益的理财产品,出售给普通投资者。

获得资金后,炸鸡店继续扩张,并且取得各种国际认证。接下来投资公司引入战略投资者,并减持部分股份,以提升公司形象,尽快安排上市事宜。

同时与对冲基金签订对赌协议,承诺公司业绩,这样一来可以通过不出让股份的方式获得更多的廉价资金扩张,有利于尽快取得规模效应并达到盈亏平衡点。

为了尽快盈利,投资公司把送啤酒改为送可乐,同时号召所有参与投资的散户们每天吃上一份炸鸡,但天不遂人愿,禽流感出现,炸鸡店销量大幅下滑。由于迟迟不能盈利,炸鸡店开始发不出工资,由于没人愿意投入资金买入股份,投资公司开始借高利贷以补充流动资金,并号召散户们每天吃两份炸鸡。

由于炸鸡店人浮于事,卫生状况下降,有人吃了炸鸡出现食物中毒,媒体曝光后炸鸡店经营更加困难。

众多投资的散户们发现资金难以取回,开始游行,官方不得不出面安抚,并主持协调债权人的会议,接下来债权人发现投资公司的账目存在造假协议,要求通过法律途径退出。

投资公司宣布破产,但表示可以通过出售炸鸡设备的方式偿还债务。

推荐 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