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周浩 > 特朗普的经济学困境

特朗普的经济学困境

新总统特朗普宣誓就职,市场似乎仍然在纠结其未来政策可能带来的影响。但坦率来说,经济本身有其运行的规律,过度押注某个领袖可能带来的影响,可能并不是一个最为理想的角度。事实上,特朗普经济政策中存在若干“反经济”的漏洞,未来这些漏洞反而可能成为交易的机会。
 
首先,特朗普上台的重要基石之一,是其鼓吹要为低收入人群带来更多的就业岗位,同时其表示要将制造业带回美国。这是一个很完美的竞选策略,从美国的就业市场结构来看,总体失业率为4.6%,但高中以下学历人群的失业率为7.9%,同时黑人的失业率为8.1%。但从市场中的就业岗位来看,绝大多数的就业岗位来自于服务业,与低收入人群更为相关的制造业岗位仅为实际就业机会的6%,这样的一种结构性就业失衡表明,要想解决低收入人群的就业问题,美国需要迎回制造业。
 
特朗普与“汽车人”的嘴仗,以及处处对墨西哥发难,正反映了这样一种政策取向。但与此同时,特朗普的制造业新政策也面临着一些基础性的经济学难题:
 
美国总体来看已经接近所谓的“充分就业”。一般而言,“充分就业”并非指所有人都有工作,而是指在通胀和就业市场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在经济学上,这叫 NAIRU (non-accelerating inflation rate of unemployment),简单来说,如果每个人都有工作,那么想要让一个人跳槽的代价,是无穷大的,因为一旦某个人离开某个岗位,那么这个岗位从理论上来说是无法被填满的。换个角度来看,如果就业率非常高,那么出现严重通货膨胀的概率也将无限上升。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在一个已经实现“充分就业”(一般而言,经济学界认为美国的充分就业水平为4.5%)的经济体中,再度增加大量的就业岗位,其代价可能远大于收益。
 
另一个问题是,美国的制造业成本很高,同时缺乏必要的供应链。为了吸引企业到美国投资,特朗普宣称要为企业降税。但事实上,从美国长期的税收结构来看,美国主要的税收来源是个人所得税以及个人社会保障税,公司税只占美国政府收入的很小一部分(下图中的深蓝线)。这意味着要想真正降低美国制造的成本,光靠给企业降税是没用的。因为“人”才是最大的支出,要提高效率,企业不能雇用太多的工人。如果不雇佣工人,光搞高科技的制造业,对于特朗普新政来说,意义似乎也不大。
 
第二,特朗普此前宣称要在美国进行大规模的财政刺激,这也与其改善美国债务问题的初衷大相径庭。大规模的财政刺激,对于美国来说,意味着经常项目赤字的进一步提高,这意味着美国的债务率仍将上升。同时对于目前相对健康发展的美国经济来说,财政刺激会带来通胀的压力。财政刺激也意味着货币政策的变相放松,这似乎与特朗普要求耶伦加息的一幕形成反差。所以,将特朗普的这一系列政策放在一起,我们难以得出一个科学的结论。
 
第三,特朗普表示不希望看到美元强势,称“这会杀了我们”。但正像上文中提到的,如果特朗普希望改善经常项目赤字,希望通过改善联邦政府的预算来降低债务,美元就必然会强势,因为债务负担降低后,美国的利息支出自然会减少,美元的货币供应量也会下降,这也意味着美元的自然强势。
 
由弱势美元出发,带来的另一个问题是中国的“汇率操纵国”问题。特朗普的“汇率操纵国”概念,是一国采取非市场化的手段来干预汇率,从而导致在贸易上取得某些“优势”。换句话说,只有一国采取干预手段来让自己的货币过弱,美国才会将其成为“汇率操纵国”。但很显然,中国在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内已经通过各种方式来保持汇率的稳定,避免其过度疲弱来减轻资本流出的压力。如果没有某种程度上的“操纵”,特朗普应该对人民币的汇率更加大光其火吧。
 
所以,简单梳理一下新总统特朗普的这些所谓新政,我们很难得到一个明确的带有经济学意义的结论。对于市场交易者来说,这可能也正是机会所在。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