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周浩 > “再通胀”下的股票市场

“再通胀”下的股票市场

隔夜10年美债利率再度上行,并再度逼近1.50%,股票市场则相应下跌。推动利率上行的主要因素是原油价格的上升,但总的来说市场很明显更容易受到通胀预期的推动。
 
总体来说,股票市场面临估值压力,这是因为无风险利率上升造成的。而美联储似乎并没有太多的意愿去干预利率上行——即使美联储可能采取行动,短期来看大概率也只是会进行“扭曲操作”,即通过抛出短期限债券、并购买长期限债券的方式,来压低长端收益率,从而在一定程度上控制通胀预期的超速上行。而这样的操作反而可能造成短端利率上行,带来流动性的压力。
 
然而,从2015年以来,美股的调整幅度一般不会超过10%。极端情形下,比如说去年疫情肆虐时,美股也出现过雪崩式的下跌。2018年底因为中美关系恶化,调整幅度接近20%。但总体来说,美股的形态保持得算是不错。
10%的下跌对于市场来说并不是一个容易消化的调整,但股票市场本身的估值压力在任何时刻都需要释放,只是通过不同的形式或者形态而已。在目前的这个位置上进行一定程度的风险缓释,并不是一件坏事。从美股主要的成分股的估值来看,目前估值偏高的是科技股,但如果下跌20%,那么这些股票的估值就会显得很有吸引力。与此同时,一些传统的能源和金融股,市场给予它们的估值水平一直相对保守,在油价上行和利率上行的过程中,这两类公司会获益,因此并没有太大的调整压力。从板块之间的估值再平衡角度来看,美股的调整幅度不会超过常规的10%。
 
但对于新兴市场来说,股票市场的调整压力就会相对复杂。因为这其中不仅有估值的问题,还存在外资可能的撤出问题。从宏观交易的角度来看,外资的撤出不是一个“一次性”的过程,而是连续的加速过程。当外资对某一市场产生怀疑时,会首先考虑在外汇和利率市场对冲,这会带来对当地货币的压力,并可能导致央行为了防止外资流出而采取加息,这就会对资产价格带来更大的压力,从而会触发更大程度的资本外流。因此,资产价格轮动和资金的全球调配往往对新兴市场带来更大的冲击力——流入和流出时均是如此。
 
从任何角度来说,对资产价格的合理评估,永远是重要的。利率的突然上行,看似是资产价格调整的触发点,但却也表明市场的某些环节已经出现了与基本面的脱节。



推荐 5